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雨润烟

雨润烟的全部作品集

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身为流量爱豆,沐南最大的愿望就是唱最红的歌,演最红的戏,顺便泡到一个八块腹肌的男人。
只是男人还没泡到,一纸婚约突然从天而降砸中了他,对方不是别人,正是他出道以来的死对头——成寒。
沐南:[冷漠.jpg] 和他结婚不如去死。
成寒:[抗拒.gif]本人直男绝不搞基。
可后来——
“沐南成寒车内激吻两小时”的爆料传出,吃瓜群众才恍然大悟:原来你们是假对家真情侣啊!
沐南捂着屁股从床上跳起来: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!
成寒笑着抹了抹嘴角:谢邀,死对头很香很好吃。
沐南怒摔:这娱乐圈老子不混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接档文《穿成金丝雀后我跑路了[穿书]》欢迎预收

知名画手俞想一朝穿进狗血虐文,成了被亲生父母送去讨好豪门大佬的礼物,弱小无助又可怜,谁都能踩他一脚。

俞想:不好意思,这种委屈我一天也受不了。

于是他白天拳打炮灰,脚踢反派,晚上对宫先生装出一脸乖巧,双面人生过得风生水起。

终于,在忍辱负重攒够小金库后,俞想跑路成功,重获新生。

就在他正愉快地对着肌肉贲张的小狼狗写生时,画室的门被粗暴地推开。

曾经的金主表情阴沉,眼神晦暗,一步步将他逼到墙角:“玩得很开心?宁愿画别人也不画我?”

俞想嫌弃地拨开他:呵呵,老男人有什么好画的。

【小剧场】

金丝雀飞走的第一天。

宫修筠冷笑道:“宠物鸟而已,飞不远的,不出一个星期就会自己回来。”

金丝雀飞走的第七天。

宫修筠:“还没玩够而已,撑不过一个月的。”

金丝雀飞走的第三十天,宫修筠看到俞想的直播间中满屏的花式表白,终于忍不住了。

他冲到俞想家中,把人扛到肩上:“玩够了该回家了,欠我的不还清,你哪也不许去。”

“我欠你什么了!”

“结婚证。”